浅玥

喜欢一个人太累了所以我一下子喜欢了十个

许个愿,希望在下一季到来之前,每天都有粮吃!跪求太太们坚守阵地,不要爬墙= ̄ω ̄=

论糖和酥谁好吃


苏三省:唐先生。
方糖,巧克力,瑞士糖,水果糖,什锦糖,奶糖。花生糖,芝麻糖,玉米糖 ,薄荷糖,棒棒糖,棉花糖,酥心糖,橡皮糖,太妃糖,椰子糖,麦牙糖,木酮糖,甜菊糖。乳果糖。红糖,白糖,砂糖,冰糖.
全!都!没!有!你!甜!

唐山海:苏队长
凤梨酥,草莓酥,香橙酥,蜜瓜酥,梅子酥 葡萄酥,苹果酥,芒果酥,蜜桃酥,红枣酥,椰蓉酥,桂圆酥,花生酥,芝麻酥,榴莲酥,燕麦酥,核桃酥,杏仁酥,龙须酥,绿豆酥,袜底酥,蛋黄酥,蛋花酥,千层酥,五仁酥,东坡酥,马蹄酥,卷心酥,鸡蛋酥,蝴蝶酥
全!都!没!有!你!苏!

这是一篇有甜味的文

甜的发hou了都

【酥糖】山河不眠

情节有巨大的bug!请慎入

【壹
76号的冬天格外的冷,也格外的长。

苏三省是北方人,却是极怕冷的,冬天对于他,总是极难捱的。

苏三省的冬天,大概是在审讯室里度过的,那儿每天都烧着滚烫的碳,他在呲着火星的铁盆上烤着手。他想,如果不是血腥味和时有时无的惨叫扰了清寂,他倒是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这里的。

毕忠良近来很少露面,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总归不会是什么好事。

苏三省从审讯室回来的时候恰巧遇见唐山海夫妇在走廊里谈论着什么,他没来的及隐藏,唐山海就已经看到了他。他停止与徐碧城的交谈。朝着苏三省方向看过去

仅仅是注视,哪怕客套的微笑,唐山海也不愿给予他。

苏三省习惯性的笑,总是九分的虚伪,但若是对于李默群毕忠良之类,他也许还会带有一分阿谀奉承。

唐山海和徐碧城还是一如既往的天差地别,他们像两个极点,一个果断冷静,一个柔懦紧张,凑在一起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一点也不般配, 苏三省想。

【贰

那天清晨,天还是蒙蒙的黑蓝色,像是沉溺于深海,无法鼻息。

苏三省被咚咚的敲门声吵醒,毕忠良的手下二宝满头大汗的站在门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说,苏队长,鱼上钩了,毕处长说,现在出发。

苏三省不知道鱼是什么,也不知道毕忠良何时埋的饵放的线。也许,毕忠良这么做有他的目的,毕竟,他的直觉总是那么的准确。

他匆匆洗了把脸,套了件深灰色的夹克,夹克条纹的样子,像极了他初见唐山海时的那件。

唐山海的那件衣服很好看,苏三省喜欢。

他打开门,走廊里的灯摇摇晃晃,来回的人匆匆的跑过,这让苏三省有种忙碌中不知所措的窒息感。

行动队已经就位,毕忠良立在蓝雾中。

苏三省听见二宝气喘吁吁的对毕忠良说,徐太太昨夜生了病,唐队长送他去了医院。

毕忠良沉思了一下,问道,知道哪儿家医院? 二宝急忙说,仁康医院。

派人看住他们,如有异动,马上汇报。

毕忠良低沉的声线给本已暗的夜添了几分压迫感,像是被海藻缠住脚踝的人,冰冷的水呛入肺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溺于深海,一点一点死亡。

毕忠良看到了苏三省,朝他低了低下巴,算是知道了他的到来。

陈深也是没来的,这个毕忠良知道,刘兰芝最近总是拉着陈深去陪她做礼拜,毕忠良知道妻子担忧和害怕的是什么。

有些事,他不愿想,不愿相信。

可他却做的出来。

毕忠良说,这次,若是抓住了人,这个功劳,他会记在苏三省那里,不必在李默群那里美言,上面也不会亏待苏三省。

苏三省笑的虚实,琢磨不清他的心思。他说,三省若是日后能寻得好地方,定不会忘了今日您的恩惠。

【叁
唐山海把门锁紧,对躺在病床上的徐碧城说,毕忠良的人来了。

徐碧城是真的发了烧,脸有些红,她有些着急的问唐山海,那我们该怎么办。

唐山海有些不好的预感,上级那边与他的联系全靠一个代号叫影子的接头人,他们固定的地点是仙妃咖啡厅,影子会把任务的小纸条贴在糖杯内侧里,假扮服务生,把咖啡端给唐山海,唐山海舀糖的时候看完情报,他走后,影子会把糖杯里的纸条解决掉。

唐山海想,毕忠良突然派人来监视他有些不合事理,今天又恰好是他与影子碰头的日子,如果毕忠良是去布下陷阱的,那么唐山海去了就等于是自投罗网。

唐山海突然有些担心,他希望影子不要露出任何马脚。也希望这次任务不会暴露他太多的身份。

当唐山海还在祈祷的时候,毕忠良和苏三省已经在咖啡馆门口布下了兵。苏三省走进了咖啡馆,坐在了最角落里的位置,那里难攻易守,是最佳监视的地方。

苏三省看着表,六点十九分,天微微亮了些。苏三省等来了第一个人,他把头掩藏在假花后,看着那个穿着黑色大衣,带着黑帽子的人径直走进了后面的小厨房。

苏三省嘴角扬起弧度,这样的穿着,怎么样都像是特务的特征,寻常的在咖啡店打工的人哪里有这么急匆匆的往里赶的

看来,他们的鱼到了。

影子进到了厨房,换上了工作服,那张纸条被他紧紧的握在手里。

前台,托着下巴百无聊赖的女老板朝着换好工作服的影子示意了下,便和他攀谈了起来。

女老板长长的打了个哈欠,问影子,你等的人今天什么时候来呀,那个什么叫熟地黄的,上次来我看了一眼,诶呦,那青年生的可真俊俏呦。

女老板娇俏又脆生的吐字清晰,苏三省心里猛的一紧。他的牙齿不自禁咬碎了他的嘴唇。浓重的血腥味蔓延他的口腔和气管,他突然有些眩晕。

熟地黄是唐山海在内部的代号。

除了上层接头和极少数人知道,熟地黄就是唐山海。

巧的是,那极少数人里就包括了苏三省。

苏三省在没见过唐山海真人前,便对他仰慕已久。

女老板又打了个哈欠,嘟囔着说,那边有个人来了好久了,什么也不点就跟那干坐着。真是奇怪。

影子的手一顿,他的后背突然腾起冷汗,他压低了声音,问那女老板。  什么样的人。

女老板没感觉到影子的异样。声音并没有因此收敛。仍是笑呵呵的说,不知道,长风衣戴个黑墨镜,你说大早晨的天还没亮就带着墨镜是不是有病阿,

女老板笑着,还欲指给影子看,却没想到,影子的身体突然猛烈的抖动起来,脸瞬间没了血色。

苏三省迅速的起身,从腰间掏出枪,直指着影子的头,低声说,别动。

在女老板的尖叫声中,毕忠良的人也冲了进来。苏三省用枪指着影子的头,一步一步的靠近。

忽然,影子猛的朝苏三省刺过去,苏三省匆忙的侧身躲开,却还是被尖刀划伤了脖子,汩汩的血从苏三省的指缝间往外涌着。

苏三省狠狠的一脚将影子踹倒在地上。嘴里骂咧了一句,捂着脖子走了出去,身后的人将影子绑了起来。

苏三省贪婪的呼吸了一大口空气,空气里弥漫了血腥的味道,苏三省觉得自己的血的味道比审讯室里的味道更加难闻。

因为灵魂是肮脏的阿,他对自己说。

【肆
苏三省知道毕忠良是不满意的,甚至说是不甘心,他想要的鱼还没有出现,他现在就盼望着能从这只杂鱼里套出那条大鱼的信息特征。

所以,晚上苏三省请客吃饭的时候,毕忠良拒绝了,他的拒绝没有扑灭苏三省的热情,下午,他买了许多的鱼,肉,菌类什么的,他还特地买了一包麻辣的锅底。

他不吃辣,处里的人大多都是上海人,自然也不吃辣。他想,他的锅底都买了,今晚怎么说也得请来唐山海。

夜晚,苏三省请了许多人,冬天吃火锅无疑是种幸福。所以,餐桌坐满了人,桌面上摆满了各种涮的吃食,自然也有酒和甜食。

苏三省派去的第三个人终于请来了唐山海,他脸色有些苍白,还是清清冷冷的摸样,众人吃的起兴,柳美娜和几个秘书划拳喝酒吵吵闹闹的,都没有注意到唐山海的到来。

苏三省端着酒,递了一杯给唐山海,“唐先生”苏三省笑的眉眼弯弯,使得唐山海有一瞬失神,他不是第一次看到苏三省笑,可那些显现在表皮上的,虚假的样子会让唐山海感到厌恶。

唐山海突然觉得苏三省笑起来挺好看的,是真的挺好看的。

苏三省说,美娜的声音太大了,唐先生不介意到苏某那里去吧?

唐山海想说介意,却还是点了头,苏三省的反常让他突然有些不知所以。他想苏三省应该是有话要与他说的,于是,他顿了一下,便跟上了苏三省的脚步。

苏三省的房间很干净,有着一股淡淡的烟草的味道,很好闻。

苏三省有些局促,给唐山海搬了把椅子,
“苏某准备了些偏辣的锅底,听说唐先生是生于重庆,不知这些可还符合唐先生的口味”

唐山海面不改色,微笑“山海自是重庆人,不过来上海也许久了,口味早已偏甜,很久没食辣物了,白费苏队长的良苦用心了”

“苏某只是好心,唐先生,”苏三省的睫毛微垂着,他说“苏某只是好心”

“那既然这样”苏三省忽然释然而笑,他举起酒,“就请唐先生陪苏某喝几杯吧”

唐山海握着杯子没有动,他看着苏三省一杯一杯的灌酒,内心突然有一块隐秘的地方猛然刺痛起来,像一点一点解开结痂,刺痒又疼痛。

苏三省再没有说话,他只是一杯一杯的喝酒,浓烈的酒精从他的喉咙向下延展。划过的地方火辣辣的,又留有余温,竟有些舒服。

唐山海也喝了几杯,他陪苏三省坐着,脑子很清醒,却一点也不想想任何事情。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苏三省红红的脸庞。

苏三省特别难受,他特别恨唐山海,最初,他只是嫉妒他的浑然天成的高贵,嫉妒他的高傲,嫉妒他的一切。

他以为他们都是一样的,在后人的谈论里他们都是叛徒,都是败类。都是该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罪恶,他把他的高贵扭曲的理解,他觉得他是装出来的,所以,他又怜悯他。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最可怜的人是他自己,唐山海的高贵是他学不来的,唐山海对信仰的追求是他没有的。

苏三省突然觉得自己就是只丧家犬,他对唐山海的感情已经道不明说不清了。他也不想说清,他其实不恨他

一点也不恨他

苏三省喝多了,他一直在哭,他趴在桌子上,脊背一抖一抖的,也不嚎啕,只是流泪。

这样的苏三省是最简单的苏三省,他不是那个心狠手辣的变态,也不是那个阿谀奉承背后捅刀的小人。

现在的他,是最让人心疼的他,也是最好的他。

【五
影子招了,他本没有那般硬骨。

唐山海的死刑执行日期是星期四,那天,天空飘着星星点点的雪。

唐山海站在挖好的坑里,抬头,想让雪飘进眼睛里。

他笑的灿烂,像那天苏三省对他笑的那般。

铁锹上下飞舞着,带下一片一片的泥土,落在唐山海的身上。

他依然笑着,只是脸涨的有些发紫。

他的声音有些小了,苏三省只有把头低下来,耳朵凑过去

他说,三省,我在地狱等着你。

【末】
唐山海死了,死在一个飘着小雪的日子里。
苏三省不会知道唐山海最后的任务是杀了他,也不知道那晚他迷迷糊糊睡着了唐山海拿着匕首举了很久也没有动手。

唐山海死了,死在苏三省铁锹上的泥土里
他也不会知道的
他说完最后一句话时,苏三省心里的那句
“好”

我在地狱等着你

【完】

情节有bug!有bug!有bug!(要说三遍)

但是我好困阿,不想改了,(T_T)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我的第一篇酥糖

【狗带cp】春风十里不如你

我深爱着狗带!我深爱着狗带!我深爱着狗带!

翻墙翻了一半有点舍不得,就翻回来了

麻雀要上了!反正我也看不了(高中狗蜜汁微笑)!

那我放正文了哈【傲娇脸】:好了我可以滚了...


尹正再一次遇到张鲁一是一三的隆冬,那时还水灵又清瘦的他把手合了个半弧,对在嘴上,浅浅的呼了一口气,水珠圆嘟嘟的坐在他小巧红彤彤的鼻尖。

身边工作人员匆匆忙忙的来回穿梭,一个穿着暖灰色毛衣的女生抱着箱子,脚步有些乱,一歪不小心撞到了正认真看着睫毛上晶晶然的尹正。

“抱歉,抱歉”
女生露在毛衣在纤细圆润如青葱的手指,捂着额头上,小范围的揉了揉,眼圈泛了红,急急匆匆地道着歉。

尹正呼出一口花白的气,水雾氤氲里,他微微的勾了唇角没有露齿,眼睛细细的眯成月牙,“没关系”。

“请问”他顿了顿,望着女生耳尖透明的红色,有些不好意思。
“现在..正在拍吗?我是上戏的学生,想来学习一下,可以..可以吗?

“阿?”女生有些呆怔,随即热情的笑了笑,一对雪白的小虎牙缀上一对酒窝,眸子亮晶晶的点亮了眼前的白雪

“你往那边走”女生一手捧着箱子,一边指向好似静止的,在忙碌人群中格格不入的人们,
“那边那边,嗯嗯,对就是那儿,正在拍呢”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着急的呼唤。女生猛的回过神来,嗷的一声惊呼,歉意的朝尹正笑了笑,一路小跑,黑色的雪地靴在一地平铺的白糖里留下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

尹正拢了拢羽绒服的帽子,雪白的毛毛茸茸了他的脸,亮晶晶的眼睛在看到导演监视器里穿着深灰色棉袍的男人时瞬间变得呆滞,那低沉的嗓音像被羽毛扫过的手背,又痒又酥

“好,停,这条过,休息一下吧”

导演的声音犹如天籁,绷紧的人群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一个小巧的女生拿着厚重的羽绒服,垫着脚尖一把把张鲁一包了起来,直到把腾着热气的水杯放在他冰凉的手心里,才放心的舒了口气。

张鲁一的手指紧紧的扣住了杯子,有些痛烫的触感顺着指尖一点点回升他的体温,他双手捧住,轻轻吹散漂浮在褐色液体上的几抹茶叶。

张鲁一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了尹正注视的目光,那个瘦瘦的身影,包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熟悉而又格外陌生,亮晶晶的眼睛,还有,羞赧的笑容。

雪下的大了些,毫无章法的肆意飞舞着,导演暂时取消了下午的进程,人群忙碌起来,杂乱而又匆忙的收工却凭增了一丝欢愉。

张鲁一接过助理递来的车钥匙,他握住水杯的手紧了点,朝着剧组停车场走去,他依稀感觉到,身后那个身影迟疑了一刻,便随上了他的脚步。

风越来越大,雪花砸在脸颊也有些刺痛,他们沉默着,又心照不宣的默契着,很大很大的雪,他踩着张鲁一走过的痕迹,同一个速度,同一个步伐。

像双生,也像影子。

尹正拉开车门留下的缝隙,红彤彤的手指用力下关节泛了青白。

合上车门,巨大的暖流霎那包裹了他,他把毛绒绒的帽子褪了下来,坐在椅子上,桌子上袅袅升着雾气的奶茶放了两杯,他小口喝着,甜腻的香气流动着他温热的血液。

厨房里叮叮当当发出悦耳的声响,油在锅里翻滚滋滋的声音,还有蔬菜在铲子下晃荡的充实,对了,还有浓浓的香味,惹的他喉结处狠狠震动了一下,随即,粉红色的舌头偷偷舔了舔唇尖。

头昏昏沉沉的,有些困了。尹正把毛茸茸的脑袋缩进衣服里,体温抚摸着他冰凉的脸颊,手缩在袖子里互相取着暖,两条小短腿支在地上。

厨房里的声音越来越小,他打鼾的声音也轻轻的响起,小巧的像只顺毛的猫咪。

大概是累急了吧

张鲁一想。

睡的像头小猪似的。








尹正第一次见到张鲁一是在学校里,那时候刚刚入春,风依旧很烈,那天是张鲁一的公开演讲,尹正紧赶慢赶却还是晚了几分钟,他央求门卫放他进去了。

小巧的身形在人群中快速移动着,好不容易在后排最靠窗的地方坐了下来,尹正喘着粗气,鼻尖上滚下细密的汗珠,他眼睛紧紧盯着演讲台上那个穿着蓝色毛衣戴金丝眼镜的清瘦男子。

这个出生于北京,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99级导演系,北京大学艺术硕士,且出演多部话剧和电视剧的男人,没有想象中那副生人勿近的摸样。幽默的话语煮着香浓却不腻歪的鸡汤,尹正的眼睛亮晶晶的,背挺的很直。

窗口格外的冷,尽管他穿了厚厚的衣服,却还是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他揉揉鼻子,才发现周围一片安静,他抬头对上了张鲁一弯弯的眸子,脸刷的一下红透了,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软糯糯的说了声对不起。

张鲁一笑了笑,接着讲起了他曾经的经历,时不时,他会把目光骤然聚集在那个耳尖红红的,像小学生般认真的男生。

他好像很怕冷,两只手都缩在了衣袖里,毛茸茸的脑袋缩在衣服里,只露出红色的耳朵和黑白分明的一双眸子。却还是冷的哆哆嗦嗦,莫名的眼圈都泛了红,让人有了罪恶感。

后来呀,这个男生优秀的让人嫉妒,越来越多无能的人给他下绊子,冷落他。
这个独自来到一个城市求梦的男生,忍耐温和的像一只猫,他隐藏着少年的张扬与肆意,沉默和微笑是他最后的保护。

然后有一天,他得到了一个出演话剧主角的机会,之后,他宿舍的东西被尽数扔在了走廊里,窗户碎了一块,风呼呼的涌来,宿舍的门紧锁着,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各怀心思,或是嘲笑,或是漠然,或是同情。

这个耳尖微红的男生蹲了下来,仔细的把地上的东西放在一起,倏尔,那个目光在看到破碎的相框时变得凶狠,像照片里依偎着母亲的少年,那么肆意又张扬,他抬起手,细碎的玻璃碴轻易的割破了他圆润的指尖,啪嗒,啪嗒,一滴血,一声泪。

那双伏在他肩膀的手一下子把他楼了起来,尹正呆愣愣的看着那个笑起来很好看的人把住自己滴答着血的手,皱着好看的眉毛。

后来,他记得不太清了,那个男人强势的把他的东西搬去了自己的酒店,然后,他就和那个男人住在了一起。

张鲁一那时候也在拍戏,而尹正依旧按照课程规定坐着公交车去上课。他们彼此沉默着,又总是在临走前朝着屋内喊一句,我走了。

像是一对夫妻,像是一个属于他们的家,像是很熟悉的样子。

张鲁一不忙的时候会做饭给尹正吃,他喜欢看着那个小巧的人伏在门边上偷偷咽着口水,被发现又会红透了耳尖。

他会有种成就感,像养一只猫咪,这种满足感一天天膨胀,直到充满了整个心脏,使他控制不住欲望。

他们的关系一天天朝着他们不愿想象的地方发展,像吸食毒品的人,瘾会慢慢扩散,直到老死,才能解脱。

后来,后来他走了,走的无声无息,那天雪很大,风不停的怒吼,尹正被惊醒了,他大汗淋漓的坐在床上,呆愣的看着床边褶皱的被单,心里莫名的空落落。

他坐在床上,闭着眼。他以为,那个人会像往常一样,在大雪天的午间时候推开门,然后,告诉他下午的进程取消了,然后,做一碗香喷喷的海鲜饭。

他从白天等到夜晚,他拨打了他的手机,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一遍又一遍,他安慰着自己,也许有夜戏,也许手机没电了,也许...

他一夜未眠,呆呆愣愣的坐在那,直到太阳升至天中,一天一夜,他扯了扯干涸的嘴角,啪嗒,泪砸了下来,无声隐于指缝。

他想,是不是他太贪吃了,是不是他太娇气了,是不是他太能闹了,是不是...

是不是

他不要我了?


直到他那天喝醉了吻着尹正的唇无法自拔的时候,他才突然惊醒,麻木的恐惧像身后一双手紧紧的缠绕着他,冷汗顺着急促的呼吸淋漓。

他突然有些害怕,他不敢去想,也不敢转过身看着熟睡的尹正,他害怕自己着了魔,也恐惧着他知道自己无法言语的肮脏龌龊。

他决定走了,一如他遇见尹正的那一天,雪很大,视野被白色蒙住,他欺骗着自己,这样,也许他看不到他欲望的肮脏。这样,也许他会忘了自己,好好的生活。







尹正醒来的时候,雪已经小了些,他翻了个身,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床上,他没敢睁眼,他怕是梦,直到张鲁一身上的淡淡的香气再也无法拒绝它触动自己的嗅觉,他眼角蓄了很久很久的泪冲破堤防,一瞬间喷涌而出。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哭了,偶尔想起他,也只是红了眼眶,僵硬的弯着嘴角,自嘲的笑。

他说,哥,我一直在等你。

等了很久很久,等到呼吸暂停,等到心脏麻痹,等到双目失明,不过幸好,我等到了你。

他像一座被人遗弃的孤城,百年如一日的经历风雨,茕茕孑立,他习惯安慰自己,自言自语着不敢相信的假话,他还是期待着,盼望着,有一天,这里的主人会回来,会把城打扫的干干净净,会重新爱上这里。

所以,他不恨他,也不埋怨他。

“我知道”他笑了笑,糯糯的声音带了鼻音,“你会回来的”

他伸手紧紧抱住了他,头抵在他的胸腔之间,听他的心跳,噗通,噗通。

尹正拉过张鲁一依旧冰凉的手指靠近自己的心脏,眼睛亮晶晶的,像曾经,张鲁一把尹正冰凉的手放在心口,告诉他,这里为你热着。

他说“鲁一哥,尹正不怕冷了,这里,很暖,很暖”

那年,那个爱笑的人把心里的血液的灼热传温给他,后来,他不怕冷了,他告诉他,哥,这里很暖,我愿意,融解冰封十里。

那么哥,你愿意吗?

尹正毛茸茸的刘海被轻柔的拨开,那个带着泪的咸味的吻印在他额头上,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

他说

我愿意。

羽还真:陛下,我们三个一起动
白庭君:来,一 二 三 走
风天逸:.....

好污啊好污【捂眼】

小可爱们你们吃3p嘛~

【逸真】罪(短篇)

啊,我写的都是辣鸡,我有罪
啊,我的车开一了半,我有罪
啊,文风诡异又智障,我有罪

对太太们: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
求求你们收留我!【泣不成声】

1
风天逸中箭的时候他正抬着手臂,拳头正指着举着剑朝他冲来,满目狰狞的士兵。

绑在小臂的黑色圆盘,从凹处符文缝隙溢出悠悠的蓝光。风天逸按下开关,一阵猝不及防电流猛的刺痛着他

风天逸吃痛,手紧紧的握紧了鞭柄,狠狠一挥便卷住士兵的脖颈,鞭尾的倒刺轻而易举的划破了那人的喉咙。

刺痛仍无休无止,风天逸咬紧牙关,晶蓝色的眸子充了血色。

视线里模糊着那个蓝色衣服的少正年吃力的抵挡着人类的士兵,猛的一击让他失去支力,踉跄着让后退着,无防备的跌倒在地

面前散着寒光的大刀眼看击上他惊恐的面容。

风天逸来不及思索,鞭子带着风扫过去,那人手中大刀啪的掉下来,落在离羽还真几米处的地上。

来不及顾及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的羽还真,他耳畔边呼的传来一声,急箭冲破风的呼啸声。

紧接着是尖锐的银器刺进皮肉的声音。暗红的血霎那涌了出来,和着细密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淌过暴起的青筋。顺着面具,流入一片碧蓝汪洋。

他伸手握在箭柄上,猛的一拔,血肉勾在细小的倒刺上。剧烈的痛从心头蔓延,舌尖卷着滚烫的鲜血生生吞下喉咙,潮湿的咸味糊着他的喉咙。

整个视线都被汗水模糊了双眼,耳边被易茯苓凄厉哀伤的哭嚎炸裂,痛在一寸寸的麻木。意识在一点点模糊。

好无疑问的是他尖锐的齿划破舌尖,火辣的刺痛是他保持清醒的唯一保证。

“主上,快带着易姐姐走!”
羽还真踹开身边的人,一把推着风天逸往门外送。

风天逸看了他一眼,一把揽过面目痴怔的几欲昏厥的易茯苓。

穿过门口擦过他肩头的时候,风天逸顿了一下,侧着头看了一眼眉头紧锁的羽还真“活着”
一顿,语气有些果决
“回来见我”

2
羽还真靠着组成的机械逃出囚房后,就回了羽族,一路上磕磕碰碰,到落了手臂青青紫紫的於伤。

他心里念着风天逸和易茯苓的安危,想着风天逸胸口受的那一箭,心就莫名抽痛的有着难受,自责的情愫也慢慢的堆积。

门口的侍卫拦住了羽还真,羽皇岂是一个脏兮兮的未成年羽人想见就可以见的。

“大人,我真的是羽皇陛下的手下”羽还真有着激动,碧蓝的眼睛有丝丝水汽

他的声音有着颤抖又磕巴“我我真的想见见羽皇陛下,求求你们,让我进去吧”

门口的侍卫羽翼收紧,手里的箭握的紧了些。

“让他进来”

门内风天逸的嗓音有些沙哑。

侍卫打开门,羽还真弓着腰道了谢慢步走了进入。

风天逸的寝宫比羽还真想的要大些,他沿着挂满南海明珠的墙壁向里走着,四处摆满的物件,小巧玲珑的,一瞬间让他感叹不已。

穿过屏风,羽还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手指抵着额头,哆哆嗦嗦的低着头,声音颤抖
“参..参见羽皇陛下”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羽还真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恰好对上了那对蓝色的眸。羽还真吓得一哆嗦,急忙又低下了头。

风天逸斜躺在榻上,墨发似发的撒了一地。阖着眸子,唇淡淡的留白,整个人安静的如一尊佛像。

“陛下..陛下”
羽还真哆哆嗦嗦,字吐出又磕磕碰碰,半晌又沉寂

“陛下,是我..是我把流光飞环设置成这样的,我以为你要欺负易姐姐,我...都是我的错,请陛下责罚...我”

“你闭嘴”

风天逸从榻上坐起身,慵懒的眯着眸看着跪在地上抖得厉害羽还真。

“过来”他示意道

羽还真一怔,身子有些颤抖

“我让你过来”风天逸声音高了些,不容置疑。

羽还真站起身,向前挪了一点,瞬间被风天逸扯到了眼前。风天逸站起身,手狠狠握住羽还真的下巴

眸子变得像深海般的波涛汹涌,牙齿紧紧咬紧,怒火烧的漫天遍野,已有燎原之势。

“羽还真,你就这么喜欢你的易姐姐么,你就这么恨我吗”

“我...我没有...我以为”

“你别跟我说你以为!你跪在我脚边说你愿为我做任何事情的时候你又何等卑贱,怎么,我为你提供这么多机械,你却失了星流花,我为你冒险救了易茯苓,你就这么报答我?”

风天逸像疯了一样,握着羽还真下巴的手多了几分力,片刻,青紫布满了白皙

他低低笑着,手从下巴慢慢移到了脖子,白嫩冰凉的触感让他觉得很舒服。

他的头慢慢靠近羽还真的脖颈,温热的鼻息撒在耳畔,酥麻的触感如电流迅速直击四肢。

当舌尖触及敏感,他感觉到身下的人一片颤抖,他一把搂住羽还真的腰,用嘴堵住他惊恐呜咽的声音,尖锐的齿咬碎了他的唇,唇舌之间蔓延着咸甜的味道。

他的舌以猝不及防之势掠城夺地,追击不断躲闪的逃兵,像甩出的鞭子,勾住潮湿柔软的舌尖,辗转缠绵,勾入嘴里细细品尝。

羽还真的身子软了下来,他脑里一片空白,没有思考,无法思考。手紧紧的揪住风天逸的披风带子,他们贴的很近,他甚至可以闻到风天逸脖颈发间或是唇齿间幽香的味道

他下意识的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乖乖顺从的蠕动会使风天逸的动作慢慢柔和,慢慢的他停了下来,舔了口嘴唇,委屈的表情似与这留恋的动作格格不入。

脖子间瞬间的刺痛让他惊呼出声,风天逸的头拱在他脖颈之间,嘴唇狠狠咬住他脖间的细肉,反复的吮吸让这块皮肉迅速升了温。

“这块印记留着”他的声音淡淡喘着气,有些桀骜不驯般的骄傲

“羽还真”
“你这辈子”
“都是我的”

“我一个人的”
【END】

【别喷我别喷我别喷我】
【谢谢你们】